林奈

[全职]圈外人 22

大吃帝国酱油子:

自思不该太过欺负衣食父母,你就不再过度逗他了。


“这个季节,就该喝秋汤吃秋菜。你那儿没这样的习俗吧。这家店做的鱼汤特别鲜,秋菜也是山里摘的野生苋菜。刚我点了个龙胆石斑,到时候师傅在鲜美的鱼汤里稍微滚一下这个鱼片和苋菜,那味道可称一绝。”略过了之前的羞涩,喻文州说起这吃上,那叫一个口若悬河,眉飞色舞。看来与黄少天朝夕相处的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被影响的嘛。你自己都认为自从交往后,你与别人聊天都能说会道了不少。


除此之外,他还点了些别的小菜。小菜上得快,你们话还说着,服务员小妹就端着一碟子码得整整齐齐黄澄澄的冷盘鸡放在你们面前,又放下一碗青翠的浸在油里的葱蒜蓉。


“白斩鸡?”你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这家很典型的粤菜小馆子怎么会有你们S市的菜。


“是白切鸡啦。”喻文州看你疑惑的表情,好为人师地解释道。说着,拿起公筷夹住一块带皮的鸡胸肉沾了点葱油,放进你的碗里。“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味道的酱,但是最正宗的吃法就是沾葱油。这鸡是用滚水与冰水反复交替烫,然后晾凉,保证了皮的爽滑,最大程度保证了鸡肉的鲜美。我强烈推荐这道菜,比我们蓝雨食堂做的要好。这鸡不能做全熟,淡粉色的鸡肉最爽口软糯。还要皮肥才好吃,皮和肉之间夹着一层入口即化的果冻般的肉汁,那简直是享受。”


“听上去和我们白斩鸡的做法倒是很像。”你说。


“那那能一样呢,虽说现在很多馆子都照沪式白斩鸡的做法煮熟鸡立刻浸冷水来使皮Q弹,但完全让白切鸡的精髓被煮走了啊。”喻文州一脸不赞同地说。“不够讲究。”


此时的他,表情十分生动。你瞧着他老学究一般惋惜地摇头,似乎在痛惜G市的餐饮业大不如前。就好像欣赏着清明上河图,画中人烟火气十足,人们怡然自得地生活在错落有致的城市里。而你眼前的喻文州是唯一的色彩。


“关键还看鸡的品质吧,像是我们那儿的三黄鸡。”你咬了一口鸡肉,先是微微有些呛的葱油刺激你产生了些许口水,然后你便感受舌尖那柔软鲜美的胶冻融化在嘴里的美味。这奇妙的口感一下子虏获了你,使你对这家店蓦然产生了无比的敬意。“天哪,好好吃!”


“好吃吧?”他眼睛亮了一下,又露出他惯常的温柔笑容。熟稔地给自己夹上,在葱油里点了几下,嘴里微动,便吐出一片完整的鸡肋骨。“这家店用的是正宗的清远鸡,肉质细腻非比寻常。我以前在训练营的时候,常和父母专门来这里吃上一盘金黄透亮、香滑可口的白切鸡。”


一顿饭吃罢,喻文州体贴备至,你们也聊得意犹未尽。


他继而邀请你去看个电影,你犹豫道:“会不会不太好,时间也不早了,万一被你的粉丝拍到,岂不是也会影响到你们比赛。还是明天吧,叫上少天郑轩一块儿,也有个说法。作为一个圈外人好友兼铁粉,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请蓝雨的队长,联盟的战术大师,粉丝们的喻文苏一同看场电影呀?”


意外地,你在黄金一代的群里,玩得最好最对胃口的竟是原著中着墨不多的李轩与郑轩两人,大概是因为书里并没有对他们的个性外貌有什么太多的叙述,所以你在他们面前并没有觉得像是面对虚拟偶像的不真实感,从而可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去交往。你们时常私底下谈天说地漫无目的地讲小话。


他盯着你沉默了片刻,夜晚昏黄的路灯映在你的脸上那么朦胧,让他有种想要揭开窗纱,摊平一切的冲动。也叫他有些分不清自己心里的各番滋味儿。


“好啊。”最后他笑了笑,依旧是那个体贴温柔稳重和气的好队长好朋友,人们人人称道的喻文州。“别忘了还有你的老师,说好要学白话吓少天一跳的呢。”


“对,是。哈哈哈,我尊敬的喻文州老师,赏个脸。”你跟着他一块儿笑了,无形间挥散了不少之前沉默带来的尴尬。“期待您明天的大驾光临。回去了记得给我发个消息。祝你晚安,有个好梦。”


最后他送你回了酒店房间,拒绝你送到酒店门口的提议,教训了你几句女孩子要注意安全,哪怕是在酒店里也不能大意。没看前段时间新闻里报道的女孩在酒店电梯门口被陌生人拖拽。然后便自行离去。


你躺在床上思索着明天怎样的出场能带给黄少天无与伦比的惊喜又不会太过夸张,手里拿着手机翻着微博。


“我靠,你们晓得不,我们家队长可能谈恋爱了。压力山大,压力山大。”这时候,你的手机突然弹出这样一条微信群消息。说曹操,曹操到,你才想到郑轩和李轩,这会儿就收到了他们的推送。

群里他们俩二人已经聊了起来。郑轩描述得无比细致,比如他如何如何看到队长队训后迅速撤离训练室,连食堂都没去,今天可是有他最最心爱的白切鸡。若不是和妹子有约,何必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看就不是去见普通人。


“恋爱不会缺席,只会迟到。啧啧啧。”连李轩从一开始“你无图说个jb”到后来“你们蓝雨女性员工都没有,你是不是脑子有些问题”再到后来被郑轩强大的编故事能力震撼得也不管真实性了,只会喊666,最后做出结论。


“大佬你可真和李亦辉差不多的观察敏锐,黄少天差不多的能说会道了。”你吐槽他的八卦,并试图跟他分析这件事情根本是空穴来风。等明天他就该知道了。“故事讲得很好,给你发个红包。但是完全没有真实性可言。”


“诶呀,凉州,你不懂。”他和李轩发挥了职业选手值得称道的手速抢了这个6.66元的红包,发了一个深沉的表情。“人得有梦想,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区别。队长给我们带了一个好头,我相信我们蓝雨肯定会有妹子的。”


“妹子你别想了,最后大概是会走上女装大佬的路线。”李轩泼冷水泼得毫不犹豫。


“糟糕,那是一个大jj的女孩!”你发挥接稿画手的实力迅速画了一张黄少天女装的Q版表情包发到群里。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绝了,我要发给黄少天。”“你竟然如此对待黄少,让他知道了肯定要逼逼死你。”


“别别别!我画你还不行吗?这么想穿女装,也真是难为你压抑了那么久的本性。轩啊,你真苦。”


“我靠,不要,凉州你敢!?你黑历史我大把的有。”郑轩惊慌地回复。


“喂喂喂,不要误伤好吗,大佬高抬贵手,高抬贵手。”李轩火速发了个红包,结果被把持不住的郑轩领了。


“!!!”你点开发现被领完。

“兄弟我救不了你,好自为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轩哈哈大笑。


顿时,群里的话题就跑偏了。


不过你们都有分寸,什么话该说不该说都有数。这群算是你们三人的自留地,关系好,也了解对方的人品。也是为什么郑轩敢和你们讲自己队长八卦的缘故,而不和队友们讲起这件事。


对他来说憋下自己傍晚目睹到队长独自去一家酒店,又在晚上见他独自回来的秘密实在是压力山大,一晚上他总是忍不住去想队长干什么去了,又从蛛丝马迹发现那很有可能是队长的女友,但为什么要瞒着他们,瞒着俱乐部呢。他清楚要是对队友说了,哪怕嘴巴再严都会传到队长耳朵里,更可能因为传话的关系,将事实改变得面目全非,是在不利战队和谐。那样他压力更是山大。


现在话说出来了,而你和李轩的插科打诨,也缓解了郑轩无处安放的因好奇心产生的紧张。


夜也深了,你们互道晚安。你心里想着黄少天,陷入了甜美的梦境。


(写的时候我自己饿了。)

你们剑冢组这么样,独孤大侠他老人家知道吗?

困困困困:

明天坐车回家,今晚写个长段子,明儿啥都没有。我要做一天火车。
#哦哦吸归我,人物是官方的。
#玛丽苏高能预警。
#群宠。
#私设如山。


1.我失忆那会儿,遇到我那几个师兄。
我觉着这帮子人都神经病。
emmmmmmmm……玄铁爸——不对玄铁师兄还好一些。毕竟是爸爸。
2.“我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我坐在石凳上认真的看着倚天屠龙,喜得俩这么大侄子我还是很开心的。
想了一会,摸出腰包里的剑玉伸手递给他俩:“拿着吧,零花钱,毕竟我算长辈。”
然后我体验了一次什么叫阴阳混合双打,武林至尊连发。


留点面子不好吗!我是你们小姑姑呀!
3.紫薇软剑跟我完全没有同门情意。
我甚至觉得我可能不是亲师妹,大约我是半路被那个大人捡回来的。
“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可爱,大人非常疼我忽略了紫薇软剑。他才处处怼我,嫉妒使他扭曲!”
说完我照了一下湖水,水面映出来一个可爱的妙龄少女。眉眼弯弯,嗯,是我,你们的无剑,今天也特可爱。
玄铁师兄揉揉我的脑袋,点头称是。
“他从前就这样了,你的记忆还未完全恢复,没记得他的好罢了。”
“我敢打赌,我就算恢复记忆,满脑袋里也都是他怼我的画面。这方面我直觉很准的。”
其实我做过很多次有关剑冢的梦,梦里我有见过那一身紫衣,在黑白的梦境里特别乍眼。
有些时候我竟然是靠着那自身暗暗的紫色,还有那一头撒了月光进去的银发,才得以在噩梦里稳住意志。
“还不如想不起来呢!”我咂嘴,想不起来他怼我的话,我还能对梦里那个身影有点念想。


“那你这辈子就傻着吧,弱者。”
我跟玄铁回头,看到紫薇软剑现在不远处。他抬手扔了个篮子过来扭头就走,我赶紧接稳。
里头是一些糕点,被他这么一扔,里面碎了几块。
“你慢着!”我叫他。
玄铁往前上一步。
紫薇软剑回头看我,眼睛里一片冷漠。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没吱声。
其实我挺方的,我见着他就害怕,但是有时候就是忍不住上去撩闲。
大概是身体的记忆,那我之前可能比较会花式作死。
老无啊!你小时候咋这么不懂事儿!新无我现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耍贱啊!
喊住他也是气急脱口而出,我是真没想好要说什么。
“怎么?你莫不是——”等了半天我没动静,他准备开口怼我。
不行,不能让他占了先机。
“什么怎么?”我打断他,把篮子递给玄铁师兄“咋地!瞅你好看多看两眼不行啊!?你长得好还不让人多瞅两眼啦!糕点摔坏了我看你解解馋不行啊!”
玄铁噗呲一声笑了:“哈哈!无剑,他这脸又不能吃!”
我理直气壮的挺胸:“秀色可餐呗!”
说完我拔腿就跑了。
边跑边回头吐舌头:“略略略!!!!!!”
4.我掉沟里了。
5.紫薇软剑在沟边看着我,表情仿佛在问我:你怎么不略略了,你继续略略啊。
嗨呀,真气。
6.把我捞出来的玄铁裹着我说以后别惹紫薇软剑了,他这人刀子嘴,冻豆腐心。
冻豆腐心还得了!!!??
“晾一晾就化了,冻的时候寒冰刺骨,固若顽石;化开以后千疮百孔,怕是堵不上了。”
“哦,堵上干啥啊,直接炖了吧”我特别自然地伸手让他把我抱起来走了“炖冻豆腐好吃,别有一番风味,我爱吃。”
“是,你爱吃。”
等等咋还舌尖上的剑冢了。
7.玄铁师兄那柄重剑非常沉,我不用内里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拎不起来。可他经常右手执剑,随便便打得魍魉屁滚尿流。
我曾问过他为何执着单手执剑。
“他左手怕不是留给心尖尖上的人吧!”越女剑吃着糕点说:“话本子里都这么写的,行走江湖的侠士,心里都有个——叫什么来着?”
“有个红颜知己白月光——”淑女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呀——怎的还迷上那些个话本子了。”
越女剑羞红了脸软软道:“闲来无事,看了一些嘛。”
我吃着糕点回忆了一下玄铁师兄的左手都干什么了:
捞我。
拖着我溜达。
拎着我跑路。
怕我迷路揪着我。
看我挨打之后双手握剑把打我的魍魉拍成饼。
好像模模糊糊记得打过我的屁股……
emmmmmmmmm
怎么一股亲爹味道。
8.“玄铁师兄。”
“怎么了无剑。”
“爸爸抱抱?”
然后真的有了抱抱,他拖着我巡山一周。
我这手就没从脸上拿下来过。
我错了,我再也不要爸爸抱抱了,太羞耻了。
9.青光利剑一身正气。
一身正气。
一身。
“我跟你讲好多次了,我真的晕奶。你怎么每次爆发都要炸衣服。”
青光脸红脖子粗的捂着胸前跟我说:“这怪我吗!!!木剑那小子不爆发都这样你怎么不说他!寻求大道寻求正义,这种小事……”
“我喊一声非礼你可能都解释不清。”
青光利剑被我噎得半天没说话。
真可爱。
10.据我观察,我们剑冢可能是用脱衣服多少来决定强度。
紫薇软剑对此结论嗤之以鼻,表示不愿意和渣渣共事。
他算论外。
作为一个合格的剑冢人,我觉得我开大也应该跟他们一起。
不脱不强。
这天我们一群人被魍魉潮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重塑世间!!”青光利剑大喝一声炸了衣服灭了一片。
“无锋之利!!”玄铁重剑大喝一声炸了衣服锤倒一窝。
“一剑——”
“嗨呀!”我大喝一声打断了紫薇软剑。
一帮子人被我喝得都看了过来,我运气,双手揪着腰封准备扯开衣服放大。
“我特码氪爆——!!!!”


有四只手稳稳地按住了我的衣服。
剩下的小伙伴赶紧趁机把魍魉清了一遍。
“你干什么呢!!”青光利剑死死按住我的衣服,涨红了脸瞪我。
“那什么……”你们等会!!!
“无剑,好好打仗,别闹。”玄铁重剑严肃脸。
“听我说我……”不,我没闹啊!!
“你脑子里都是桂花糕么?还是说你就傻得里面是空的?”紫薇软剑嘲讽道。
“我说你们……”四只手啊大哥们!!!
“无剑,这么些日子不见了,你这是想上天啊。”


这个人一开口,我们都安静了下来。
半晌,我指着他的手跟我的队友说:“我刚才就想说,木剑来了。你们不削他吗?”
11.这次打仗的事儿也不了了之了。
我被淑女剑拉进房从中午训到晚上。
饿得眼冒金星。
12.我错了,再也不犯傻了。


13.你们谁把我所有腰封上挨个缝了八个扣子的!!

特别短,很有病的小段子,一发完结,梦间集。

困困困困:

#注意,真的很有病,真的。非常恶搞特别哦哦吸!!!!!特别!!!!
#玛丽苏
#我这次可能真的会被他的粉丝打死。


1.我是无剑。
我半夜醒过来上厕所,脱了裤子突然发现双腿间有一个特别可怕的不可描述。
吓得我提上裤子蹲在茅厕揪着我的银发怀疑人生。
2.等一下银发?
3.狂奔回我的卧室。
果不其然,"我"正坐在凳子上。
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扶着太阳穴。
嗯,我懂,我也脑仁儿疼。
4."我"看到我来了,放下茶杯,一双眼睛往外射着冷光,扎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们对视了很久,久到我有点站不住,哆哆嗦嗦地摸了凳子坐下了。
"无剑。"
"跟我没关系啊,我也跟懵逼的。半夜上个厕所突然发现多了个——哎呦喂——?!"
话没说完我赶紧往边上一躲,一个茶杯擦着我的脸"啪叽"砸到了门上,细碎细碎。
"紫薇软剑,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他似乎气得够呛,我看到"我"的脸有些发红,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无形的剑气掀着我的衣服,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大。
"住手!!我今天没穿内衣!!"我急了,"紫薇软剑!我手里这可是你的身体!!!"
5.我似乎是提醒了他,见他用我的脸冷哼了一下,反手就要掐脖子。
6.这人大概是恨我恨得差不离要能死我。
7.这世上,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脸的。
我就是那个不要脸的,还要加个贼字。
我看着他,跟着冷哼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
我吸了口气,心一横,双手隔着衣服摸上了小软剑。
我说:"你可想好了!!!!你要是对我做什么!你就会失去你的小软剑!!!"
大概是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我这么样的人,被我吼得愣了一下。
8.我可能高估了我们剑冢人的人品。
9.紫薇软剑一脸嘲讽,双指合并比划在我的胸前:"你可以试试,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你这两颗胸了。"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损啊!!"我掐着小软剑骂他。
"彼此彼此。"
10."那什么,紫薇软剑啊……"
"什么?"
"我想去厕所咋整啊,你的小软剑现在都要炸了啊……"
"……"
11.我们去找了玉萧爸爸,爸爸说这事儿头一次遇到要不然我们先各回各屋睡一觉明天看看结果。
"无剑,你别哭了……"青光利剑过来帮我擦眼泪"你用紫薇软剑这家伙的脸哭起来太吓人了。"
"你起开!"
12.第二天我们换回来了。
听说妙手白扇因为画了紫薇软剑梨花带雨丑哭图四处传播被紫薇软剑追去十条街。
13.别问我们怎么解决的厕所问题。


自娱自乐自娱自乐,发出去就掉粉我非常有自知之明。甚至觉得都不能打乙女TAG。
那能怎么办呢!
谁叫我又可爱又会作啊😂。

梦间集,乙女的,没头没尾的,段子。

困困困困:

#玛丽苏,哦哦吸
#乙女向,说是乙女向但是可能脑袋和梗都比较有病
#都是流水账,没有文笔,没有
#这次活动太踏马闹心了
1.无剑我,是个弱女子。
除了浑身是肝。
2.我的队伍里阳盛阴衰。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打架——打着打着突然脱衣暴起,大叫一声就把对面打成了狗。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很尬。
六个大老爷们出门之前仪表堂堂,转一圈回来就衣衫不整。
搞得邻里邻居看我的眼神里总是三分惧怕七分敬佩。
越女剑问我怎么每次回来都捂着脑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越女”
我艰难地扶着门框说到:
“我晕奶。”
3.结果第二天那帮子男人爆衫之后全都抬手开始遮胸口。
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满世界都是被遮住的奶子。
街坊邻居指着我窃窃私语,窸窸窣窣的声音扰的我一阵眩晕。
“然后你就吓得一大半夜一头扎进我被窝是吗。”
“爸爸!你可是咱们家唯一的良心了!!看到你睡觉都穿的这么严实我贼开心啊爸爸!!!”
玉萧顶着黑眼圈看了我良久,久到我困得不行直点头。
“罢了,你上来吧。”
我赶紧钻进他被窝里躺平,道了晚安就闭眼开睡。
玉萧叹口气给我掖被角。
“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觉得我是安全的。”
“爸爸你穿得多脱得少。”


“无剑。”
“咋了爸爸?”
“你知道有个词叫禁欲系吗?”


4.吓得我都凉了,爸爸。
5.我一直以为我自己是个弱女子。
肩不能扛,走路扶墙的那种。
6.紫薇软剑让我知道我除了浑身是肝,还能上天。
昆仑山上认识了飞燕之后,我就很想跟着他学轻功。
飞燕这个人很实在,做人特别诚恳,为人直爽。
天天跟我讲:“我觉得你不适合练轻功,太费劲了,你可能天生就不会飞,或许你应该试试减肥。”
太实在了!(生气)
直到有一天,我一如既往的跟他以学习的名义瞎唠嗑,离老远看到一个银发紫衣带着低气压朝我们走过来了。
身体比我意识动的快多了。回过神来我已经拔地而起窜上了树,身边蹲着一脸懵逼条件反射跟我一起上树的飞燕。
飞燕:“……?????”
我赶忙对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们压低呼吸,没寻到人的紫薇软剑小停了片刻便走了。
飞燕:“你又怎的闯祸了。”
用的还是肯定句。
我心虚地说:“没,没啊——就,给他扎了个小辫。你看他不也有别的小辫吗?”
飞燕:“你明知道打不过他,三番五次惹他坐什么。”
“飞燕啊,人作死是会上瘾的——”
“你同我学轻功怕不是为了能够跑得更快吧。”
我仿佛透过他的眼罩看到了他那双毫无波动看穿一切的眼睛。
我敢打赌他现在甚至还有些想笑。
“是呗。”
飞燕扭头就跳下树。
他在树下往上看我:“你下来吧,他走了。看你的轻功能走这么高,我也没什么能教你的了。”
我在树上直哆嗦:“不要这样!!!我怎么下去啊!!我不会下树啊!!”
飞燕做了个手势说道:“你下来吧。”
然后我开心地跳下去摔了个仰面朝天。
途中突然收手的飞燕蹲下来跟我说:“你这么容易依赖人,我接你一次,你就晚一时学得成果。还是不接对你好,早晚要学成的。”
我捂着屁股龇牙咧嘴哼唧了半天。
他说得贼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她屁股疼。”
飞燕扛着我送回了住处,我房门口站着堵门的紫薇软剑。
“呵呵。”
7.放我下来,我要上树。

梦间集,乙女的,没头没尾的,段子,2。

困困困困:

1.我是无剑,今天也很不高兴。
紫薇软剑天天怼我,生气。
他可能天生就是过来怼我的,怼完我之后还要居高临下地看我一眼,可给他牛的,咋不插儿会腰呢?
2.我决定报复他。
3.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到处都有,曦月刀绝对是最快的那个。
“呵呵,我看他也不顺眼。”
“你前两天看我也不顺眼来着。”
我们两个蹲在厨房门口一人拿着一把烤串,一边撸串一边唠嗑。
“你拿点情花果给他吃呗。”
“得了吧你以为谁都跟我一样失忆了傻了吧唧的,拿起来就啃一口。”
难吃死了,想起来就闹心。
当时我哭着轮起胳膊把果子狠狠按碎在他脸上了。
4.撸完串曦月刀给我一个小包,告诉我泡水给紫薇软剑喝,有奇效,能让他生不如死。
哇喔,这么刺激的?
“这不好吧!”我笑着收下了小包。
“记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下手。”
“一定一定。”
5.紫薇软剑确实喝了水。
6.然后我在我们林子里最高的那棵树上蹲了一个晚上。
紫薇软剑在水里泡了一个晚上。
7.第二天被我扯开上衣的青光利剑大喝一声把曦月刀墩成了大破。
听说他跟紫薇软剑躺进了一间房,又被打了一顿。
龟孙!居然坑我!
8.我是无剑,不高兴,今天紫薇软剑风寒好了。
他过来揍了我一顿。
看到玉萧爸爸路过我赶紧跑过去求救:“爸爸!!救命啊!!我红血了!!”
爸爸抬手奶了我一口,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对紫薇软剑说:“来,我摁住了,再打一个来回,孩子不打不长记性。”


9.“爸爸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喝口水吧。”
“哦…………爸爸……你这水这个味儿怎么这么熟悉……”
“情花茶。”

段子不长,活动相关(伪)。梦间集

困困困困:

1.我再次看到浮生剑的时候,他在那儿用良心飚演技。
亏了我提前打过招呼,不然就他那精悍的精分,指不定把这山头上的男女老少都给忽悠一遍。
2.我们俩相互喂招你来我往从大殿打到门口,从门口打到房顶。
一人站定一个房檐,对立而视。
3.“浮生剑。”
“什么。”
“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上一个这么坑我的曦月刀,现在还在绝情谷正骨呢。”
“……”
4.然后他就被我招呼上来的小伙伴一拥而上围起来摩擦。
为了加强视觉效果,他们在围殴浮生剑的时候,我拉着正直的天罡剑在边上装模作样比划招式。
“你们这么打架不觉得有失公平吗?”
“比起一口奶自己十来万,我觉得我们很良心了,”
天罡剑合计了一下,点头道:“你说得对。”
5.浮生剑被摁在地上摩擦了两百多回。
他生气地指着秋水剑说:“你也跑不了的!”
秋水剑:“呵呵。”
6.秋水剑大佬笑而不语,站在阵眼上把打他的挨个点了一遍人头。
剑无虚发,贼准。
姜还是老的辣。
都是自己人手下留情啊大佬!
7.重阳宫歌舞团欢迎您。
8.别人山上要钱,你们山上要命。
约不动,约不动。
9.末了我跟浮生剑撕破脸打了一架。
我被他打了个半死,可我把他打了个七分死。


“天火已经毁了,浮生”我扶着墙滑坐在地上。
扶着另一面墙的浮生剑矢口叫了我的名字。


“你走吧”我说“从此以后世上再也没有你嘴里那个人了。你且记着,今日把你打到扶墙的人——”


“名唤无剑。”


10.大屁眼子,说好了吃遍天下美食呢。

你们剑冢组这么样,独孤大侠他老人家知道吗?

困困困困:

明天坐车回家,今晚写个长段子,明儿啥都没有。我要做一天火车。
#哦哦吸归我,人物是官方的。
#玛丽苏高能预警。
#群宠。
#私设如山。


1.我失忆那会儿,遇到我那几个师兄。
我觉着这帮子人都神经病。
emmmmmmmm……玄铁爸——不对玄铁师兄还好一些。毕竟是爸爸。
2.“我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我坐在石凳上认真的看着倚天屠龙,喜得俩这么大侄子我还是很开心的。
想了一会,摸出腰包里的剑玉伸手递给他俩:“拿着吧,零花钱,毕竟我算长辈。”
然后我体验了一次什么叫阴阳混合双打,武林至尊连发。


留点面子不好吗!我是你们小姑姑呀!
3.紫薇软剑跟我完全没有同门情意。
我甚至觉得我可能不是亲师妹,大约我是半路被那个大人捡回来的。
“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可爱,大人非常疼我忽略了紫薇软剑。他才处处怼我,嫉妒使他扭曲!”
说完我照了一下湖水,水面映出来一个可爱的妙龄少女。眉眼弯弯,嗯,是我,你们的无剑,今天也特可爱。
玄铁师兄揉揉我的脑袋,点头称是。
“他从前就这样了,你的记忆还未完全恢复,没记得他的好罢了。”
“我敢打赌,我就算恢复记忆,满脑袋里也都是他怼我的画面。这方面我直觉很准的。”
其实我做过很多次有关剑冢的梦,梦里我有见过那一身紫衣,在黑白的梦境里特别乍眼。
有些时候我竟然是靠着那自身暗暗的紫色,还有那一头撒了月光进去的银发,才得以在噩梦里稳住意志。
“还不如想不起来呢!”我咂嘴,想不起来他怼我的话,我还能对梦里那个身影有点念想。


“那你这辈子就傻着吧,弱者。”
我跟玄铁回头,看到紫薇软剑现在不远处。他抬手扔了个篮子过来扭头就走,我赶紧接稳。
里头是一些糕点,被他这么一扔,里面碎了几块。
“你慢着!”我叫他。
玄铁往前上一步。
紫薇软剑回头看我,眼睛里一片冷漠。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没吱声。
其实我挺方的,我见着他就害怕,但是有时候就是忍不住上去撩闲。
大概是身体的记忆,那我之前可能比较会花式作死。
老无啊!你小时候咋这么不懂事儿!新无我现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耍贱啊!
喊住他也是气急脱口而出,我是真没想好要说什么。
“怎么?你莫不是——”等了半天我没动静,他准备开口怼我。
不行,不能让他占了先机。
“什么怎么?”我打断他,把篮子递给玄铁师兄“咋地!瞅你好看多看两眼不行啊!?你长得好还不让人多瞅两眼啦!糕点摔坏了我看你解解馋不行啊!”
玄铁噗呲一声笑了:“哈哈!无剑,他这脸又不能吃!”
我理直气壮的挺胸:“秀色可餐呗!”
说完我拔腿就跑了。
边跑边回头吐舌头:“略略略!!!!!!”
4.我掉沟里了。
5.紫薇软剑在沟边看着我,表情仿佛在问我:你怎么不略略了,你继续略略啊。
嗨呀,真气。
6.把我捞出来的玄铁裹着我说以后别惹紫薇软剑了,他这人刀子嘴,冻豆腐心。
冻豆腐心还得了!!!??
“晾一晾就化了,冻的时候寒冰刺骨,固若顽石;化开以后千疮百孔,怕是堵不上了。”
“哦,堵上干啥啊,直接炖了吧”我特别自然地伸手让他把我抱起来走了“炖冻豆腐好吃,别有一番风味,我爱吃。”
“是,你爱吃。”
等等咋还舌尖上的剑冢了。
7.玄铁师兄那柄重剑非常沉,我不用内里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拎不起来。可他经常右手执剑,随便便打得魍魉屁滚尿流。
我曾问过他为何执着单手执剑。
“他左手怕不是留给心尖尖上的人吧!”越女剑吃着糕点说:“话本子里都这么写的,行走江湖的侠士,心里都有个——叫什么来着?”
“有个红颜知己白月光——”淑女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呀——怎的还迷上那些个话本子了。”
越女剑羞红了脸软软道:“闲来无事,看了一些嘛。”
我吃着糕点回忆了一下玄铁师兄的左手都干什么了:
捞我。
拖着我溜达。
拎着我跑路。
怕我迷路揪着我。
看我挨打之后双手握剑把打我的魍魉拍成饼。
好像模模糊糊记得打过我的屁股……
emmmmmmmmm
怎么一股亲爹味道。
8.“玄铁师兄。”
“怎么了无剑。”
“爸爸抱抱?”
然后真的有了抱抱,他拖着我巡山一周。
我这手就没从脸上拿下来过。
我错了,我再也不要爸爸抱抱了,太羞耻了。
9.青光利剑一身正气。
一身正气。
一身。
“我跟你讲好多次了,我真的晕奶。你怎么每次爆发都要炸衣服。”
青光脸红脖子粗的捂着胸前跟我说:“这怪我吗!!!木剑那小子不爆发都这样你怎么不说他!寻求大道寻求正义,这种小事……”
“我喊一声非礼你可能都解释不清。”
青光利剑被我噎得半天没说话。
真可爱。
10.据我观察,我们剑冢可能是用脱衣服多少来决定强度。
紫薇软剑对此结论嗤之以鼻,表示不愿意和渣渣共事。
他算论外。
作为一个合格的剑冢人,我觉得我开大也应该跟他们一起。
不脱不强。
这天我们一群人被魍魉潮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重塑世间!!”青光利剑大喝一声炸了衣服灭了一片。
“无锋之利!!”玄铁重剑大喝一声炸了衣服锤倒一窝。
“一剑——”
“嗨呀!”我大喝一声打断了紫薇软剑。
一帮子人被我喝得都看了过来,我运气,双手揪着腰封准备扯开衣服放大。
“我特码氪爆——!!!!”


有四只手稳稳地按住了我的衣服。
剩下的小伙伴赶紧趁机把魍魉清了一遍。
“你干什么呢!!”青光利剑死死按住我的衣服,涨红了脸瞪我。
“那什么……”你们等会!!!
“无剑,好好打仗,别闹。”玄铁重剑严肃脸。
“听我说我……”不,我没闹啊!!
“你脑子里都是桂花糕么?还是说你就傻得里面是空的?”紫薇软剑嘲讽道。
“我说你们……”四只手啊大哥们!!!
“无剑,这么些日子不见了,你这是想上天啊。”


这个人一开口,我们都安静了下来。
半晌,我指着他的手跟我的队友说:“我刚才就想说,木剑来了。你们不削他吗?”
11.这次打仗的事儿也不了了之了。
我被淑女剑拉进房从中午训到晚上。
饿得眼冒金星。
12.我错了,再也不犯傻了。


13.你们谁把我所有腰封上挨个缝了八个扣子的!!

斑驳:

兴欣特警paro。

-

姑娘,搭车吗?

-

画了霸图怎么能不画兴欣!【等


修·不正经·无烟不欢·没有肚腩·叶 队长。全能的警界之花(删掉)

锐·才不是废物点心·一点都不猥琐·我是阳光帅气小特警·方 犯罪心理学意外的擅长。据说和以前的经历有关

荣兴·爱问别人星座·副业是唱狮子座的酒吧歌手·幸运A+++·包。没练过什么散打搏击,看见什么用什么,不过杀伤力却出奇的大,凑凑合合打击犯罪的包警官。   '最趁手的还是板砖。'——思考半天后得出结论的包子。

柔·打不打·打打打·上不上·上上上·唐。 颇有霸图警队队长的风格的兴欣警队主力。绝活是千里走单骑追踪犯罪嫌疑人,从没有漏网之鱼。

-

别的队员画不下就把设定在这里写写w

琛·猥琐怎么了·心脏怎么了·你来打我呀·魏 副队长。狙击手,经常言语戏弄犯罪嫌疑人,无下限中逮捕罪犯。卧底什么的都干过,经验丰富。

一帆·前辈你口渴了吗·我泡茶给你喝·乔。狙击手。擅长配合队友点射罪犯。因为有礼貌爱倒水是警界的贴身小棉袄

沐橙·轰轰轰·咚咚咚·苏。真·警界之花,爆破拆弹都靠她

辑·我来教你解方程·罗。兴欣警队外援(?)对数字特别敏感,上十年下十年,哪年哪月哪日谁犯了什么罪都了如指掌。

凡·………………嗯……·莫。不爱说话,特长是一击必杀,KO罪犯后迅速离开现场。'莫凡,罪犯让你逮哪儿去了?' '……………………。'

文逸·接骨奇快·医疗方案不按理出牌·安。专治疑难杂症,最擅长接骨挫伤,偶尔会有让老医师拍案称奇的治疗方式。

-

第二页线稿w

下辈子都不想画汽车了_(:з」∠)_


ASK

靴下猫腰子:

我后知后觉得总算申请了一个ASK,,_(:з」∠)_




可以提问任何关于荣耀岛小动物儿的问题~~


可以点梗~~(如果画了会发在LO,因为我ASK抽了发不上图_(:з」∠)_)




来陪我玩儿,,http://ask.fm/xuexiamaoyaozi


(啊,,这个页面对不对啊,,我也不知道,第一次用。。)

靴下猫腰子:

啊,(*/ω\*)是湾家双花茶话会的约稿

题目是结婚

好的,,嗯,,,乐乐的婚纱很长,,很长,,啊啊啊啊飞奔走


(左上是在戴戒指,,嗯。。咳咳,,太甜了我受不鸟了QUQ